• <kbd id="i2msg"></kbd>
  • <tr id="i2msg"><xmp id="i2msg">
  • <acronym id="i2msg"></acronym><acronym id="i2msg"><bdo id="i2msg"></bdo></acronym>
  • <kbd id="i2msg"></kbd>
  • 難民問題與民粹主義 正在歐洲形成惡性螺旋

    2018-09-20 09:34 環球時報

      原題:難民危機與民粹主義的惡性螺旋

      作者: 【西班牙】喬爾豪·阿古德羅(西班牙作家)

      自進入2018年以來,盡管涌入歐洲的難民人數得到了初步控制,但難民危機卻遠遠沒有得到平息。不但歐盟各成員國圍繞難民配額分配、責任分攤等問題陷入爭吵,而且一些民粹主義政黨用“反移民牌”贏得選民支持,不斷挑戰和沖擊傳統主流政黨。難民問題與民粹主義,正在歐洲形成惡性螺旋。

      三種列車的混亂

      由于對試圖進入國境的大批難民持飄忽不定的態度,以及后續管理的粗略,歐洲如今陷入政治動蕩浪潮。歐洲人正在進行一場矛盾的游戲:一方面,我們對難民表現出最慷慨的面孔,做出盛大的歡迎聲明,卻沒有詳細的安置計劃;另一方面,我們違反自己訂立的條約,用帶刺的籬笆阻止其進入。

      這種混亂是危險的,因為如果我們有成熟的計劃,即使計劃有缺陷,我們還可以修正。但沒有計劃,只會傷害難民并威脅歐洲各國的穩定。

      歐洲各國的行為雜亂無章,這并不令人奇怪。因為歐盟盡管有個響亮的名字卻缺乏凝聚力。它就像聯合運營的三種速度的列車:一列是德國領頭的中歐和北歐國家組成的高速列車,可觀的人均收入允許其對公共事業投資不菲,他們是歐洲的引擎。他們的經濟實力使其能領導歐盟,但并不太尊重其他盟友,喜歡發號施令。

      另一列是代表東歐國家的低速貨運列車,他們的政治、經濟條件比較困難,接受歐盟的經濟援助,工業不發達。他們很有韌性,但其內部的“創傷”是所有問題的根源,仍有待醫治。

      最后是南歐國家——混亂不堪的長途列車,隨時改變目的地,不守時。其經濟的主要來源是旅游業,國民生來樂觀,快樂是其價值核心,但過度自由主義。

      由如此迥異的成員組成,可以想象執行歐洲議會的指令是多么復雜:歐盟制定了規則,但成員國并不遵守。對高速列車有益的規則并不適用于其他兩類列車,反之亦然。這使得歐盟發展緩慢,且效率低下。

      民粹主義的壯大

      新自由主義理論家往往忘記了他們并不是孤獨地生活在地球上。難民們背負著戰爭帶來的饑餓和恐懼,叫開了歐洲的大門。而歐洲人起初以為難民無法渡過地中海,結果難民們成千上萬地來了。

      這種情況完全超出了歐盟的援助能力,歐盟除了注入資金別無他法,但資金量不是無限的。歐洲傳統政客們對民粹主義政黨在民意調查中支持率的上升感到恐懼。難民接收問題最終還是讓歐盟各國立場分裂,民粹主義趁機壯大起來。極左和極右民粹主義有同樣的興趣利用這次危機。

      傳統的歐洲民粹主義領袖從難民問題上看到了利益,這就是為什么他們的媒體一次又一次地關注這場人道主義危機的原因。他們批評地方政府的舉措,以削弱公眾對政府的信任。然而,對難民問題他們并沒有任何解決辦法,所做的一切僅僅是為了奪權。他們顯然知道,難民問題不是各國單獨行動能解決的,需要大家一起制定策略才能解決。

      另一方面,極右民粹主義者認為,每個難民都是一個潛在的罪犯,他們會搶奪我們的工作,他們憎恨我們的國家,來此的目的是在有生之年享受我們的社會援助和福利。

      不可否認,歐洲人和中東、非洲難民的隔閡是客觀存在的。相互之間的不了解使兩者疏遠,而且在宗教信仰上也有著不同。歐洲人害怕難民的習俗會影響歐洲,特別是在婦女權利方面。他們認為歐洲的特色正在被侵蝕,認為難民是社會的負擔,擔心歐洲人在兩種文明的沖突中會輸掉。

      解決問題的出路

      由于民眾支持率慘淡,歐洲各國傳統政治精英主導下的政府都面臨挑戰,難民危機談判進一步復雜化。沒有執政黨想后退一步,因為怕失去基礎選民的信心。然后,當情況似乎不能更糟時,歐盟更大的打擊到了:由于擔心移民對其勞動力市場和社會援助機制的壓力將結束其繁榮,歐洲大國英國提出脫歐。

      歐盟面臨著一個極其復雜的局面:我們的驕傲要求我們對合作伙伴的離開提出苛刻的條件,但此時大西洋另一側的特朗普政府發起對歐盟的貿易戰,再樹敵不是個聰明的決定。如今,歐盟和英國政府的談判氣氛平和起來,但很多歐洲人擔憂的是,這種軟弱的談判方式會助長歐盟內部的分離主義運動。

      在這次民粹主義的勝利之后,傳統政黨的領導人試圖爭取一部分民粹主義選民。默克爾被迫與歐盟成員國簽署了明顯有損其個人利益的應急協議,許多分析家都認為這是默克爾政治上的民粹主義轉折點。南歐自行其是,東歐不愿談及難民也不愿聽從德國指揮。面對來自國內和歐盟內部對其領導力的質疑,默克爾意識到這一次她真的可能會下臺,因此她盡力挽救,但仍危機重重。

      西班牙也沒有擺脫困擾歐洲的難民緊張局勢。由民粹主義介導的民意處于“好與壞”的兩極化之中。一些人愿意援助難民,另一些人反對。我認為討論“好與壞”并不能解決問題。難民問題可歸納為三點:1.所有人都應得到公平的對待;2.面對發生在不發達國家的饑荒和戰爭,第一世界國家必須介入;3.超出自身能力的援助會導致災難。因此,對難民的及時援救是應該的,但需有一系列計劃并嚴格執行才行,最重要的是必須有足夠的經濟能力。但是,歐洲多數國家的經濟都不景氣。眼下,我們應該問自己:我們愿意放棄什么奢侈品來拯救生命?(本文由劉梅翻譯)

    您看完這條新聞的表情是?
    責編:張海潮
    分享:

    版權作品,未經《環球時報》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推薦閱讀

    男人天堂网av在线视频,男人天堂网2017天堂,52avav我爱aⅴ在线观看